【翻譯】歡迎來到Manu的籃球世界(二)

當Emanuel Ginobili還是16歲的時候,他是讓家庭裡失望的小孩。他的哥哥在他們的家鄉布蘭卡港——阿根廷70與80年代的籃球溫床已經冒起,而且展開了職業生涯,他們的父親Jorge,是位傳奇教練。

Ginobili長得又瘦又矮,進不到當地的明星隊。「在我們的城市大概有15個孩子比他打得更好。」與Ginobili一起長大,在2004年擔任阿根廷控衛的Pepe Sanchez說。但當時的他已經展示了堅韌和創意的天性,這讓他日後長高了後,成為一個明星。

「他會闖進籃下,被撞倒,站起來射罰球,然後又再不斷被撞倒。」Sanchez說。「他身材很瘦小,也很脆弱。」

Ginobili與別人的節奏很不一樣,總是差了半拍,他也會傳出別人想像不到的傳球,他與眾不同。可能是足球影響了他的腦袋,又或是遺傳的獨特視野,Ginobili也不確定。但作為布蘭卡港教練的兒子,他身邊總有一些專家包圍著他,想開發他的天賦,當他5歲的時候,一位本地教練將Ginobili轉化成他的個人科學實驗。

他給了Ginobli一副特殊的眼鏡,框架是反轉和平行於地下的,讓Ginobili在運球時看不到東西。他又讓Ginobili戴著手套,阻隔手掌與球的接觸,只能以指尖運球。「我當時四歲,在廚房裡戴著這些去運球。」Ginobili笑說:「我是個實驗品。」

當Ginobili的身體成長,跟得上他的大腦時,他也從城市走到了國家級的程度。僅僅地,他在1996年進入了22歲以下程度的國家隊,這是因為幾位在他之上的球員因時間衝突去不了比賽。

「他沒有什麼特別。」 Nocioni說。「但你可以見到他的動作與別人不同,像蛇一樣。」

在90年代後期,他成長得能在意大利打職業籃球了,但當地的教練也不知道怎樣去用他,博洛尼亞俱樂部在2000年簽下了Ginobili,但也只是因為他們簽不到他們的頭號目標DeAndre Jordan所致,這是Ettore Messina——馬刺助教,以前是博洛尼亞教練透露的事。

「他可以在練習做一些驚人的動作,但你會想:他能否在真實比賽中做到?」Messina說。「我想他或許能進NBA,但我不能想像到日後所發生的事情。」

在世界各地的聯賽,Ginobili與他的隊友開始成長,每年夏天,他們都會因為國際賽事相聚,他們在場上建立了默契,他們各自打不同的位置,也熱愛與隊友聚在一起。

由於阿根廷政府沒有太多的資金資助球隊,這些球員捱了一趟辛苦的旅程,在2002年世錦賽之前,他們需要到墨西哥城打一場比賽,政府為他們安排了幾次的轉機,由布宜諾斯艾利斯出發足足花了33小時。原本他們到酒店只需花32小時40分鐘,但有幾個球員就是想花足33小時才到達,所以他們要司機在墨西哥城額外逛了20分鐘,也調整好手錶,為「到達目的地」進行倒數。

「整支球隊樂透了。」Sanchez說。「但Manu是笑得最開心的一個,我當時在想,這傢伙怎麼了,他是個明星!他是我們最好的球員!他可以要求更好的待遇,但這就是我們的球隊。」

(日後就算Ginobili及Scola成為了NBA的明星,他們也不太在意旅途的安排。在2010年的比賽中,當Ginobili主射罰球時,小牛的Tyson Chandler走上前問「你也駕駛Minivan?我以為我是唯一的一個。」(因在比賽前他見到Ginobili在停車場泊好他的Minivan),Ginobili笑了說:「我有孖生兄弟,Scola也有這輛車。」他告訴Chandler。

球隊所有成員把他們的友情帶到籃球場上,沒有人關心地位或數據。在2006年世錦賽之前, Nocioni,當時已經是NBA球隊的正選,他告訴教練,不用為他特別設計戰術。

「我們有一百個類似『33小時』這樣的故事。」Scola說。「這讓我們成為了一支團結的球隊。」

2002年秋天,當Ginobili來到聖安東尼奧時,他可沒有這樣的隊友。

原文出處:Zach Lowe:Welcome to Manu's basketball famil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