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翻譯】歡迎來到Manu的籃球世界(三)

馬刺對Manu Ginobili進行了試訓,在一次訓練營的練習中, Ginobili和37歲的Steve Kerr在Kevin Willis的擋拆下互相防守對方。也許是體諒Kerr ,Willis在為Ginobili單擋時總是慢了一拍,這令馬刺助理Mike Budenholzer向他怒吼。

接下來Kerr與Ginobili互換角色,輪到Ginobili防守,Willis平排頂著Ginobili,把他撞倒在身後。「這是好的單擋了吧!」Willis回應Budenholzer,然後他低下頭向Ginobili說:「我沒說錯嗎,新人。」當時的球員和教練回憶起當時的情形。

所有人等待Ginobili的回應。就算是在馬刺的世界,外藉球員也得靠自己的強硬和運動能力打破固有對外藉球員的觀念。「當時沒有很多外藉球員能對NBA有重大的影響力。」 Buford說。「特別是在得分後衛這個位置。當時有很多疑問:Manu真的行嗎?」

「Manu沒有退縮。」Kerr說。「他站起來承受了一切,他知道他必須這樣做才能贏得尊重,所有人都注意到這一點。」

測試從不停止,Steve Smith和Bruce Bowen與Ginobili每分鐘都在較勁,Bowen在訓練中使用陰招折磨著他。「Bowen整個球季都在打敗他。」Duncan說。「他們不會理會什麼犯規,Manu只會繼續和他較量,最後我不得不承認,他以後可以應付這一切。」

Ginobili最終也贏得Bowen的認可。當Ginobili第一次面對湖人隊時,Bowen記得Kobe bryant向他詢問Ginobili,「告訴我這個白人男孩的事。」Bowen警告Bryant:「哦,你接下來會看到,他不是白人男孩,他很有技巧。」

Ginobili從不在意自己的地位,他會在訓練中使盡全力,特別是在爭球的時候,他會表現得像打NBA總決賽第七場一樣。在2007年9月初,馬刺和前來拜訪的自由球員進行練習賽,Ginobili在一次爭球中,穿過三名球員搶到了球,然後助攻給隊友,隊友成功得分。Popovich看到了一切,儘管比賽還沒有結束,但他下次停止了比賽。

他召集了在場所有人問:「剛才那一球對你們有什麼意義?」Popovich告訴在場所有人Ginobili比任何人都想贏,如果馬刺想要衛冕,他們需要更拼命打球。Popovich說完後便走開,當所有人以為他說完的時候,他回過頭說:「還有,Manu,這只是他媽的9月份,以後別在9月做這種事!」

「說真的我很害怕,這種害怕隨時間而一直持續下去。」Popovich說。「現在回想起也有點寒意。」

Duncan回憶時笑著說:「這樣的事發生在Manu身上。」他說:「Manu,伙計,冷靜一點,我們想完整的完成訓練。」

馬刺隊上每一個人都想贏,但沒有人像Ginobili一樣對失敗特別感到難受--特別是他覺得因自己的錯而落敗的時候。2002年歐洲聯賽總決賽,Sanchez的帕納辛奈科斯隊擊敗了Ginobili的球隊,Ginobili足足關在自己的房間一星期。2006年西岸半準決賽對小牛的第七場,Ginobili帶領馬刺在最後關頭領先三分,但是之後他對Dirk Nowitzki的上籃犯規了,最後小牛追平,並在加時賽贏了比賽。Ginobili非常傷心,他覺得自己辜負了Michael Finley和Fabricio Oberto最好的奪冠機會,Oberto是阿根廷黃金一代的中鋒,他加入馬刺很大程度都是因為Ginobili。

Duncan非常擔心Ginobili,他聯絡了前馬刺球員,也是Ginobili的好友Malik Rose,叫他打電話給Ginobili確認他的情況。「現在說起來有點輕描淡寫,但當時我們互相告訴對方:我們要陪著Manu。」現任網隊經理及舊馬刺球員Sean Mark說。「我們要安慰他,每個人都打給他、傳短訊給他,嘗試與叫他出去逛一逛。」

他鬱悶了整個夏天。「我想我從沒見過一個人會這樣對待自己。」Buford說。「他可能是我們見過最有優秀的競爭者。」

懷疑者在Ginobili的新秀球季也因為他的競爭心而尊敬他,慢慢也喜愛了他。Ginobili的打球方法也挑戰著Popovich,他明顯不適合馬刺,他大膽的打球方式並不符合馬刺節奏慢、打低位及防守優先的體系統。

他會在進攻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投三分,就算球員有空位,Popovich不能忍受這一點。他會傳出穿過防守者胯下的傳球,他會在攻守轉換時傳出50英尺的炮彈傳球,也會做出賭搏性的抄球,Popovich討厭這種事。「我是很頑固的。」Popovich說。「我需要控制他。我要跟他說『你不能這樣失誤』、『你不能投這樣的球』 這一類的廢話。 」有一晚他向Budenholzer說:「我覺得自己教不了他。」

馬刺的戰術每一球都由低位的Duncan開始,在練習裡,教練會讓Ginobili站在弱邊並告訴他:「當Duncan傳球給你,你就在這裡射球。」

「我就站在角落等球,第一年的時候我很沮喪。」Ginobili說。「我想要球,我想在場上做決定,我已經25歲了。我想衝擊這個世界,我覺得我知道要怎樣做。」

他每晚都會做一些小反叛的行為,令老將忍俊不禁,每當Ginobili做出一些瘋狂的事,Willis、Kerr和Danny Ferry等人都會叫喊:「他是一個壞小子。」他們記得一次觀看賽前錄像時,Popovich展示了Ginobili快攻一次冒險而又傳出界的傳球,然後告訴他永遠不要再做類似的事。」

在接下來的一場比賽,Ginobili在快攻的情況下想傳出同樣的球,他突然停住傳球動作,然後望住Popovich露齒而笑,後備席瘋狂的笑了。

Ginobili仍然不斷投一些不合理的球,又像劍擊手一樣去抄球,他不能控制自己不這樣做,雖然這會引起Popovich的怒吼,但Ginobili贏了這場戰爭。「你了解到這總是帶來正面而非負面的效果。」Popovich說。「他是個超級贏家,按照他的方式而非我的方式去打球,我得出了這個結論。」

那些賭博性的防守也比看上去有計算得多,Ginobili閱讀比賽比任何人都快,他通常預計到球的去向,然後伸出手臂去攔截傳球路線,Brett Brown和其他馬刺教練都認為Ginobili在截球方面是最優秀的,即使他有時會因此而失位。

「他贏得了他自己想要的打球方式。」Duncan笑說。「他打敗我們了,Pop有時會怒髮衝冠,但最終我們見到他打敗了所有人。」

2003年馬刺季後賽期間,Ginobili作為後備平均上陣28分鐘,場均僅有9.4分。但在接下來兩年,他把所有的質疑完全粉碎。

原文出處:Zach Lowe:Welcome to Manu's basketball famil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