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翻譯】每個人都討厭對抗的五個球員

【翻譯】Kenyon Martin - 每個人都討厭對抗的五個球員

我認為NBA已經沒有麻煩友了。

每個人都互相擁抱。從前我們打球,我們都想幹掉對手。我們每一個晚上都在戰鬥。現在,我很驚訝沒有人會嘲諷對手製造犯規。

我是一個輸不起的人,我上場是為了勝利。

我剛和Chauncey(Billups)談過今年的明星賽,太難看了,那場比賽就是如今NBA的縮影。這問題我已經察覺了好幾年,我看到了如今比賽的走向,現在球證在每一次硬朗犯規後都會在屏幕看重播。

我不相信有骯髒球員——我不信有人會惡意地傷害對手。當然,有人打球比別人硬朗,這就像足球,有人是要去犯規,也許這樣說,這是他們立足聯盟的方法,你做你需要做的事,這裡是一個浴血戰場,球員當然會有不喜歡的球員和球隊。

由我來選出NBA裡最令人討厭的球員也許很奇怪,因為我本身是一個喜歡做那些讓人討厭的事的球員。我就是那個會站在禁區內,為了搶籃板不惜抓住對方大腿的球員。有些球員在禁區,試圖讓自己搶籃板像教科書一樣漂亮,但實際上是往往是其他人搶到籃板球,我就是那些人之一。

在這裡,我會選出我生涯裡遇過最極端的人,我尊重這名單裡的每一個人——就算是Ron(Artest)——因為他們知道要怎樣做才可以贏球。我尊重任何知道如何贏球的人。


Reggie做很多別人討厭的事,我想這無人不知,他是一個在禁區擋著Chris Kaman時,甚至會抓著他睪丸的球員,這仍然是我見過一次最過了底線的行為,但同時也很滑稽。

當我和Reggie在快艇和金塊成為隊友,對手討厭極了。我們是「怒毆兄弟」(Bash Brother),因為我們快艇才可在2012年的季後賽贏出首輪比賽。年輕球員的確很好——Blake、DJ——但如果你要嬴第七場,你一定要派我和Reggie上場,這是Chauncey Billups告訴教練Vinnie Del Negro的話:「如果你要贏這場比賽,你最好留Kenyon和Reggie在場。」

為什麼?因為人們知道我們將會做什麼,我們不會倒下也會打得很硬朗。如果你打包禮物,你就需要膠帶,因為你需要它。


人們可以對Kobe說任何他們想說的話,但Kobe一點都不會在乎,他會每一分鐘都和你在戰鬥,他會這樣,我想這是很多球迷都不知道的事。人們想起Kobe總會想起他的籃球技術,但是會忽略一個事實,如果你冒犯他,他一定會反擊。如果你侵犯他,他也一定會報復。

這會讓曼巴確實地殺掉你來贏得這場比賽,老兄,他絕對會幹掉你。籃球場上會充斥很多的垃圾話,但沒有人會對Kobe說。


我認為所有Ron Artest做的事都經過計算,他會選擇那些不敢反擊的人下手,就像他選擇攻擊James Harden——為什麼他會選擇攻擊James Harden而不是其他人?因為這是經過計算的。

所有他做的事都經過計算,就像奧本山皇宮事件——人們忘記了這件事是怎樣開始,如果他想找Ben Wallace麻煩,他可以直接與Ben Wallace打架,Ben才是那個推了Ron的人,但Ron跑了去技術台,他選擇退縮而不是去復仇。

Ron是一個假摔的球員。有些球員球迷可能覺得他們打球賣力,像CP3,他們的確很賣力——但他們同是也會假摔。Draymond也很賣力,但他也會假摔,James Harden也會假摔。我不尊重這種行為,當你向我假摔,下一次我會狠狠的讓你摔一次。

所以,我不認同Ron的行為。


他從沒有向我說垃圾話,但人們討厭與Kevin對抗。打開任何錄像,Kevin總是向某些人噴話,或是沒有針對任何人的在說話——只是持續的,不停在說,他的話滲進了每個人的皮下。

KG不是那些過度靠身體對抗的人,但人們討厭他的喋喋不休。

這真的是他媽的煩人。


我對此感到生氣,但你可能記得有一次我打了Karl Malone的頭,他重重的倒地。鑒於他的硬漢形象,我以為他會站起來然後我們打一架。但他什麼都沒有做。

他的教練反而做了。

Jerry Sloan跑到了邊線咆哮:「搞什麼鬼?我想揍你一頓!」當時我很驚訝,回應:「嘖!在我打你這老人家之前你最好坐下!」我們互相上前而其他人將我們分開。這我才知道Jerry Sloan是個真的硬漢。

幾年之後,他仍在執教爵士而我是自由球員,他們想我到我,他告訴我的經理人:「記得Kenyon說過要打我一頓嗎?現在是機會了。」

我尊重這名單上的人,我也應該在這名單上,我是最極端的球員。

原文出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