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Manu的籃球世界(一)

【翻譯】歡迎來到Manu的籃球世界(一)

4年前的倫敦(2012年),最後的阿根廷黃金一代成員各自坐在更衣室內流淚,他們在銅牌戰輸了給俄羅斯。Luis Scola和Manu Ginobili,這個國家兩個最偉大的球員,在這一刻凝聚了他的隊友。

「我寧願與你們一起輸球,也不想跟其他人一起贏球。」Ginobili流著淚說,Scola也說了同樣的話。

「每個人哭得更厲害。」Andres Nocioni回憶當時的情形。「我從沒見過這樣的情形,整個更衣室充滿了淚水。我們知道這是我們的最後一次機會。」

這支球隊之後進行了他們每晚都會做的活動:出席球隊晚餐。「這是個規定,無論輸贏,都要出席球隊晚餐」Pablo Prigioni,2012年阿根廷隊的控衛說:「要麼一起慶祝,或一起哭泣。」

那一個晚上,球隊12個人一起哭泣,Scola、Ginobili和Nocioni打完了最後一次的奧運,距離雅典奧運金牌的事已經8年。他們也慶祝,他們互相乾杯,為了早年那些巴士旅程及連接南美洲和中美洲的崎嶇機場旅途,與及黃金一代的成就而乾杯。

「那一個晚上說的故事——我們的經歷、愛和掉下的淚水,讓我們永遠團結在一起。」Ginobili說。

記憶閃過了腦海,那是2002年的夏天,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一間叫Ruth's Chris的餐廳,幾小時前南斯拉夫在FIBA男籃比賽擊敗了阿根廷,那個晚上他們很沮喪,他們為了關鍵時候的吹罰、也為了Ginobili在半準決賽受傷的腳踝感到生氣。

那個晚上他們一起喝酒和傾談,心情也轉變了。沒有人預料過阿根廷能在全球性的籃球比賽得到第二,他們在小組賽打贏了曾經無敵的美國隊,當他們回到大使館酒店,發現國際代表團在每一層都為他們歡呼打氣。當時他們還年輕,2004年的奧運就在下一個轉角。

「那一頓晚餐開始的時候,我們的心情處於底谷。」Scola說。「最後,成為了一場派對。」

R.C.Buford,馬刺的總經理,就坐在他們幾張檯距離的位置看到了一切,他在冠軍戰後睡不著,獨自去到Ruth's Chris餐廳晚餐。他被阿根廷隊的團結感染。「我一直看著他們。」Buford說:「那是我見過最好的團隊氣氛。」他最後走過去與Ginobili打招呼——幾個月後,Ginobili就要展開在馬刺的新秀球季。

1999年,馬刺用第57號選秀,近乎意外的選上了Ginobili。Buford第一次留意Ginobili是在1997年澳洲舉行的22歲或以下級別的世界籃球賽,他原先是過去觀察其他球員,他之前從未聽過Ginobili的名字。「但他就像匹野馬,做著瘋狂的事,有些是合理的,有些是不合理。」Buford說。

馬刺在1999年奪得了冠軍,他們想維持原有陣容,不想選一個有機會在下季佔據球隊名額的球員,所以他們交易了第一輪選秀權,他們選中Ginobili只是因為沒有找到交易第二個選秀權的機會,他們甚至在Ginobili前的17位,選了Gordon Giricek。「我們只是運氣好得離譜而已。」 Buford說。

當Ginobili冒起時,他們都很驚訝。Gregg Popovich是2002年美國男子籃球隊的助理,他為Ginobili來到馬刺感到興奮。「我告訴Timmy(Duncan),這傢伙來了,在美國沒有人知道他有多強。」Popovich記得,當時Timmy只是揚一揚眉。

「Pop形容其他球員時也說過同樣的話。」Duncan說。「我當時在想,隨便吧,讓我們看下去。」

我們現在都看到了,在倫敦那一頓晚餐後的四年,我們仍然在見證——在里約、在聖安東尼奧。

原文出處:Zach Lowe:Welcome to Manu's basketball famil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