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思議:Michael Jordan投中The Shot的一天

不可思議:Michael Jordan投中The Shot的一天

也計那位少年預感到這一天會有重大的事情發生,星期日Michael Jordan在克里夫蘭郊區的一間賓館吃完早餐後,這位少年衝了過去,拿起Jordan用過的叉子。「看!」少年大喊。「這是Michael Jordan用過的叉子!」少年向他的朋友舞動著叉子,所有人像是望著聖物一樣望著它。「Michael Jordan用這叉子吃過東西。」少年說,然後他向四周張望,「我要拿走它了。」他將叉子放進口袋然後走出餐廳。

誰知道七小時後,這叉子成為Richfield Coliseum場館的紀念品,甚至克里夫蘭騎士隊的迷球也願意付錢來看看它。東岸季後賽公牛鬥騎士的第五場,Michael Jordan以戲劇性的方式贏得比賽。

在比賽只餘下三秒的時候,芝加哥以一分落後,所有人都知道,Jordan接過發球後必定會主射最後一球。面對6尺7吋的防守者Craig Ehlo讓這一球更添難度,他擋住了Jordan右側的視線。但不是問題,Jordan在空中停留,射入一記18尺的投射,球以完美的旋轉,在碰到籃框後緣後入籃,這是他這場比賽的第43及44分,最後公牛以101比100獲勝。

「不-可-思-議」,騎士隊的中鋒Brad Daugherty強調說:「這簡直不可思議。」這個在北卡大學與Jordan打過兩年球、見證過他很多不可思議表現的人,仍然很難相信眼前的一切。讓人吃驚的是,在比賽還餘下六秒的時候,Jordan在6尺10吋的Larry Nance面前投進一記12尺的投籃,讓公牛以99比98領先。

「Michael Jordan...超級球星。」說話不多的Nance以簡單幾個字嘗試分析這場比賽。這個系列賽前,Jordan擁有史上季後賽平均得分最高的紀錄(35.9分),他在這個系列賽得到199分——上年他在季後賽首輪拿下了226分,同樣以5場戰勝騎士——讓他的平均得分達到36.7分。這場勝利讓公牛進入季後賽第二輪決戰紐約。這場讓人心碎的敗仗,同時讓傷痕累累的克利夫蘭又刻上一條深的疤痕。騎士隊與湖人該年同樣有著聯盟第二的戰績(57-25),他們怎麼會輸給戰績落後他們10場、而且在球季六次被他們擊敗的公牛?

騎士有著更平均的陣容,而且穩定,他們球季最長的連敗紀錄不過兩場。相比之下,公牛起伏不定,也不可預測。比賽就像國慶煙花表演一樣,而騎士隊就像一群圍著Jordan看煙花的觀眾一樣,兩支球隊強弱懸殊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其中一個原因是Daugherty的表現,由A(勝任)滑落至B(差勁),他場均只有11分、.362的命中及9.2個籃板(與常規賽相比,他場均18.9分、.538命中及9.2籃板)。在最後一場比賽,他拿球時明顯猶豫了,他最後兩次近距離投籃落空了。Mark Price,像一支拖著騎士走的小船,他打出了勇猛的系列賽,可惜他的腹股溝傷患讓他缺席了第一場比賽,也影響了他第三場比賽的表現。兩場的失利讓騎士星期日的第四場比賽也很掙扎。Mark Price在第四節只拿下全場23分中的2分,Nance(全場16分)在進攻端同樣不夠強硬,他沒有統治比賽的慾望。

Magic Johnson說騎士將會是90年代的統治球隊,他們還有一個球季便可兌應這個願望。但現實是他們被擊敗了,他們被一個不可思議的球員用一記不可思議的入球擊敗了,現實有時就是這樣發生。

季後賽開始前,公牛像沒有任何準備,他們在常規賽最後11場比賽輸掉9場,在常規賽最後的對決中,公牛以84比90輸掉,那一場比賽騎士的Price、Nance及Daugherty也沒有出場,但公牛同樣輸球。

芝加哥的得分後衛Cragie Hodges(跟腱拉傷)、大前鋒Horace Grant(左肘扭傷)及Scottie Pippen(右肩受傷)同樣受傷,幸好Jordan仍然健康,但他是否轉打控球後衛仍然是個問題——在公牛最後的24場比賽,他們13勝11負——像是一個測試。「如果我們沒有打得更好,季後賽的時候我們一定會被橫掃。」Jordan決定以最響亮的鈴聲喚醒球隊,在季後賽開始前一天,他說公牛會以4場戰勝騎士,他知道這句話會出現在騎士的告示版上,但他覺得他要抓緊機會。前鋒Brad Sellers提議公牛全隊穿上黑色球鞋——就像Jordan在明星賽一樣——會帶來好運。在球隊巴士前往酒店前,教練Dough Collins也帶來了一個驚喜,他為球隊出了一份MC題,題目全是有關騎士隊的進攻。

於是乎,公牛作好了準備,穿上了黑色鞋,在4月28日的第一場比賽以95比88贏了騎士,將騎士在季後賽第一場的紀錄改寫為0勝7敗,Price的缺席當然是一個主因。「隊友顯得有點拘緊和混亂。」Price說。「沒有人出來主持大局。」Jordan則主宰了比賽,公牛在第三節大幅領先,Jordan走到紀錄檯,對著幾個預計公牛會被騎士橫掃的芝加哥球評說:「橫掃?笑話。」

Price在第二場比賽回來了(教練Lenny Wilkens評論他恢復了80%狀態),騎士以96比88贏了,Ron Harper (31分11籃板4助攻)擊敗了Jordan(30分7失誤),賽後Jordan自我檢討,形容他的比賽像「馬糞」一樣,這句話也適當地形容騎士的Daugherty(6分,罰球8中2),騎士球迷頻繁而大聲的向他發出了噓聲。

公牛仍然穿著黑色球鞋--他們的前線職員、甚至教練Collins同樣穿上黑色球鞋--公牛在5月3日主場以101比94贏了第三場比賽。Price的表現差勁(全場12中1,三分球5中0),Jordan則完全不一樣,他全場得了44分。騎士在第四場比賽加時以108比105將比賽局數扳平成2比2,Jordan拿到了NBA歷史中苦澀的50分,他在比賽餘下9秒時射失了一個罰球,讓公牛只以99比97領先,隨後Daugherty以兩個罰球把比賽拖進加時,騎士在加時最後12秒仍然以107比105落後,但公牛中鋒Bill Cartwright在中路轉身時把球扔給了Daugherty,公牛像送出了一份大禮一樣。

「我不會怪Bill,我不會怪責任估人。」Jordan賽後說。「除了我自己。」他顯得很沮喪,而且悶悶不樂。

奇怪的是,公牛隊其他成員,特別是年輕的球員,大方地接受了這場敗仗。做Michael Jordan的隊友很困難--你可能永遠無法達標--也可能,在他們潛意識裡,看到強大的Jordan會煩惱也是一件樂事。無論如何,有一個人認為公牛不會在第五場生死戰裡落敗,那就是Horace Grant的孿生兄弟Harvey,他在華盛頓子彈隊裡打球,他在第四戰賽後進入了更衣室為Horace處理了訪問,甚至公牛總經理Jerry Krause也與他談起話來,直至他看到幾個公牛成員在角落訕笑,才意識到自己被騙。

第五場比賽,Jordan上半場只貢獻了14分已足夠拉近雙方的距離,他嘗試以傳統的控球後衛方式去讓隊友更多的參與這場比賽,他餵球給Cartwright(上半場12分),他們整個球季相處都不愉快。就算在星期日的比賽,當Jordan傳球,而球從Cartwright手上滑走時,Jordan斥責他「好好接住我的球!」,事實上在這個系列賽,古舊的Cartwright的表現不比明日之星Daugherty差。

Jordan在下半場尋找出手機會(他全場32次投射,有19次發生在最後24分鐘),但他不是一人單獨作戰,Grant在上半場打得很被動,在第三節開始前,教練Collins向他展示他半場籃板數目紀錄(只有一個),Grant醒覺並在最後一節拿下兩個關鍵的進攻籃板,全場共五個籃板。「上半場其實是Harvey上陣,下半場才是我上陣」Grant說。「Hodges第三節射入兩記三分頂住劣勢。Cartwright在餘下2:06秒時將Hodges一記射失的球補進,Pippen也在最後1:13秒射入關鍵三分,讓芝加哥以97比95領先。」

但是,騎士很幸運,Ehlo手感火熱,頂替了受傷的Price,他平常都是騎士的第七人,當天他拿到了24分,幫助球隊重新領先3分。然後Jordan在Nance面前的跳投讓公牛重新領前至99比98。Ehlo及球給Nance,然後切入再接過傳球上籃,讓騎士重新領先100比99。

公牛在比賽餘下三秒時叫了暫停,Collins拿起戰術板,說了什麼?可能是設置戰術給Will Perdue,作為一個戰術家,他必定要想到方法讓球員拿到球,而他的確做到了。

當暫停結束,Jordan低聲向Hodges說:「我一定會射入這一球。」Sellers在半場位置發球,騎士選擇不去干擾發球,Nance面對Jordan,而Ehlo這位防守者在他身後。Jordan為Cartwright作了一個後掩護阻擋Daugherty--「那一刻我覺得這只是誘餌。」Ehlo說--但這只是其中一個計劃,Jordan準備在側翼接過發球,Nance與Ehlo追趕著他,然後Jordan突然變向,在較空的位置接過Sellers的發球,兩下運球去到中間位置,與罰球線只有幾英尺遠,然後射入致勝一球。
 

「我沒有看到球射進了沒有。」Jordan說。「但我從觀眾的反應知道了--一片死寂--很好!」Jordan微笑說。「然後我做了不該做的事,我忘形慶祝並大叫:結束了!就像正義得到伸張一樣。」

「我因為第四場比賽射失罰球而沮喪,我來到這裡被觀眾以噓聲對待,他們在我射罰球時揚手騷擾,我聽到他們說我夏天打高爾夫球的時候到了。」我覺得我需要要證明一些事情。

當然,他無須再證明什麼,這就是Jordan的偉大之處,他的隊友知道,他的對手知道,那位拿了他用過的叉的少年也一樣知道。

原文刊載於SPORTS ILLUSTRATED 1989年5月, 作者為JACK MCCALLUM